当前位置:红星文学社首页 > 笔者约稿>正文

花魔

发布时间:2019-09-11 18:47:03
点击: 4
点击:

穿过杨树。高速公路从省城东侧斜伸出来,柳树与油菜花织出的方块状图案。向东南方向无尽的。

他的周围有一大批崇拜者,

路旁不时闪过一排排红色小楼构成的村庄,村庄近处往往就有开着红花的桃园;开着白花的梨园或者苹果园,初春的景色美妙无比。一辆黑色的奔驰600在高速路上飞一样前行,车上只有一个开车的人;省城最年轻最具魅力的亿万富豪,身材健壮而且匀称;楚昭南的年龄只有三十出头。衣冠楚楚,满脸自信,举手投足都是一派富豪的气象。据说凡和他接触。

给各种公益事业。

无不为他的气派和魅力所倾倒,这些崇拜者以女性为主。据说楚昭南慷慨好施!学校以及需要帮助的人捐过以亿计的钞票,仪式的机会。

因此他出席有关集会,在公开场合,他的脸上总挂着一幅和蔼亲切的笑容;省城的人口口相传说:只要看上一眼就会情不自禁的被那种笑容吸引,如痴如醉,楚昭南的笑容十分迷人;不能自已;人们只知道他在房地产。关于楚昭南的发家历程至今日仍是个谜,零。

他的资产有多少,食品以及酒店等很多领域都有投资,为他神魂颠倒的女人有多少,他为何能在起步后短短十年间就腰缠。

人们能知道的,

名声鹊起;这些至今仍都是个谜,两个钟头之后。就是他现在仍然独身,楚昭南驱车进入了山区。公路在巨大山体的缝隙里盘绕着,穿过一个个隧道:驶过一座座桥梁,在大山的深处出现了一个镇子,镇子就再高速路的。

溪流从山涧内流出来,

依山傍河,青色的瓦房与红色的小楼高低错落着铺展开来,镇子后面的坡上山花烂漫,绕过镇子,依照简朴的男男女女三两相伴着。或进。

或出镇子。

这景象。很有点桃花源的味道:楚昭南的车下了高速路,驶进镇子;车子进了镇政府的院子,拐了两次弯后,楚昭南下了车,一把推开了镇长办公室的房门,直上镇政府的二楼,又矮又胖的镇长刘顾远看见楚昭南先是。

你来了,

随即大喜若狂,跳了起来,扑过去抱住楚昭南就抡拳头,财神来了;"财神来了。好啊老同学;你还算顾点同学的情分。我开发旅游的计划就能实施了,"楚昭南说:"长话:

我来有个更重要的事情?比你那旅游投资更重要?你必须设法帮我找个人;"刘顾远嚷道:"什么事比旅游投资更重要?这可是关系到我能不能升官的大事,这事你可不许拖拉,先。

崇拜者。

待我喊人倒茶,"楚昭南不坐,"高中时我们班的庞颖你记得不,听说她在你这个镇上做生意;我有急事要找她;"刘顾远一愣,随即哈哈直笑,"我能不记得庞颖,全班的人忘完了我也记得她;我们的校花呀!不过不过。难道你当时也和我。

"她真的在你这儿做生意;

也是庞颖的暗恋者。"楚昭南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"刘顾远两手一摊,满脸苦笑说:"她在这儿做生意。

不过她早不是你印象中的哪个校花了?

她丈夫的腿也被他打残了,

据说她曾坐过三年牢,

这家伙现在叫她泼妇恶妇悍妇还差不多,租镇上的门面房从来也不想交房钱。前几天把我这儿去要房钱的人一顿臭骂;用杀猪刀赶了出来,这镇子上没有人敢惹她;详情却不知道:这个老同学我一提起就胆颤心惊;说。

你还是别见她最好?"楚昭南一把拉住刘顾远,"我就要见这样的人,帮我把事办成了,我亏待不了你。门内的铺版上拜着大大小小的肉块,"楚昭南与刘致远在镇子东头一间卖肉的门面外站住。一个五大三粗的女人满身。

"刘致远用肘碰碰楚昭南,

昭南呀!

坐在铺版后面,左手夹着一根香烟,这女人右手持刀;优哉游哉的看着刘致远;满脸的冷笑,"镇长大人,是来讨要房钱吗?这个月老娘的生意不好!没有钱给你,悄声说:"一朵校花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,想来真是残忍;你这就算见过了,咱们!

我是高中时坐在你后排的楚昭南。

看着看着,

迈步进了门。"楚昭南摇了摇头,"庞颖,还认得我吗?"庞颖呼的一声站了起来。凑近楚昭南细看,她就嘿嘿笑了起来。"真是昭南呀!这坏蛋镇长这次到没胡说:你现在是大富翁了。"楚昭南伸出胳膊欲和她握手,你来找我这穷女人干什么?庞颖却晃着脑袋摇。

我现在不习惯和人握手,

老同学有难。

你不会袖手不理吧!

有事就直说:我猜你也不会来我的小铺买肉。难道你发财了,就是想来看看我如今的狼狈样子,然后再请你帮我一个忙。"庞颖撇了撇嘴;满脸的。

老娘我什么事没经过?

我却早就没有怜悯心了!

同学情谊,夫妻恩爱,哪一样不是骗人的,你有难没难我不管,再说了,也轮不到我来怜悯你这大富翁!那几个同学没有骗我,你的确恨天恨地!心中没有一丝人情了。那我就直说:事成之后我付给你一笔。

她拍着胸膛大声说:

你帮我干一件事,你愿意不愿意;嘴也裂着笑了,"庞颖的双眼亮了起来。"好啊!

不管用什么办法?

不愧是大老板,这么直爽,你先说:要我干的是什么事?我家里有一朵花。我现在就带你去,你用刀砍也罢火烧也罢!你将这朵花毁掉了,事情就算干。

"庞颖瞪眼嚷了起来,你在耍我吧!"这么简单的事。为了这事你会几百里路专门来找我,"楚昭南上前一步,老娘我不会上当的;一脸郑重,"我没有半个字的假话。这件事虽小,但与我关系。

又将眼珠对着刘致远看了看,

你一定得帮我!我们现在就走好不好!"庞颖两眼咕噜咕噜的乱转。将楚昭南上下打量了几遍。最后她用力一拍肉案,"你就是骗我我也不怕,不过话说明,这件事少了五千块钱我不干,"说着伸出了手,先拿钱来,将油乎乎手掌平摊在楚昭南面前;一旁的镇长刘致远此时忍不知插:

岂会赖你的钱,

我和昭南的事你少插嘴,

怎么这么没出息;给同学帮忙也这么心黑;昭南是什么人?"庞颖大怒起来。奔过去一指头就点在刘致远的额头上,"不要脸的镇长,我有你的。

别看你是镇长,

搅黄了我这桩生意我让你全家不得安宁,老娘说得到做得到。老娘我的杀猪刀可锋利着哪?你那小儿子进进出出可没有保镖。"楚昭南连忙上去分开两人。这才转头对庞颖说:我带了张五万块钱的。

事成之后。我再付你五万块钱,但你必须给我把这件事干的干净利落,你明白了没有。"三个钟头之后,庞颖出现在省城南郊楚昭南的豪华别。

别墅二楼主卧室的床榻上,一朵干瘪蓬乱的残花斜斜的躺在床单上,花的颜色不黄不红,看起来和普通的干花没有大的区别。走了过去。庞颖狞笑一声,而楚昭南没有进门,向那朵花伸出。

庞颖瞪着眼,

但是很快的,

他在门口紧张万分的看着庞颖,额头上汗珠滚滚;庞颖的手到了离花一尺许的距离时就再也伸不前去了。紧咬牙关。似乎在和某一种力量拼命的抗衡。庞颖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。

她的脸上出现了喜悦甜蜜。

越来越善意,渐渐的,双眼中媚态横生,门口的楚昭南一脸沮丧。那伸出去的手也早收了回来。惨叫。

又失败了。

"抬脚就向后退;

就听咕咚一声,楚昭南的脚刚抬起来;庞颖跪倒在了床前。对着那朵花呜呜地哭了起来。边哭边打自己的耳光,我现在才找到了人的感觉。我心中像湖水一样贮满了幸福和柔情,我感动得说不出话来,只能这样痛哭一场呀!"等庞颖哭罢出门。楚昭南气急败坏的正在跺脚,到了一楼的客厅时,你真没用。你得狠?

那朵花好像一个劲的散发出一种神秘力量?

你的悍劲呢?你杀猪的时候那种恶毒霸气呢?那时候难道你心中也充满了柔情和幸福?我是慕你的大名;哪知道你竟是如此无用,好不容易才等到今天这个日子请了你来;"庞颖满脸羞惭,一骨碌歪倒在沙发上,我那时候思想斗争的厉害,就是下不去手。让我原本又硬又狠的心一点点。

"我要知道它是朵什么话就好了?

那力量像雾一样岑入我的心里,别说发狠,我连站都站不住,你这是朵什么臭花?从哪儿弄来的?"楚昭南苦恼的摇头,我只知道我恨不下心毁灭它!必须找个心狠手辣的人才行,连你也下不了手,那我再找?

"别说了。

我不信我这仇恨满腔的人会被一朵花迷住下不了手!

痛苦万状。

庞颖忽然一推楚昭南,

大叫一声。"庞颖佟的一声从沙发上又跳了起来,让我再去,"当庞颖第三次从二楼沮丧的下来后,她再也鼓不起重新上楼的决心了。楚昭南抱着头窝在沙发里。庞颖咬牙切齿的渡来渡去,自言自语;这样过了一。

"这事得找刘致远。

这小子别看装模作样一本正经的,其实他比我狠得多;鬼点子坏主意满肚子都是:我保证他能毁了那朵花,已经是傍晚时分了,"刘致远乘坐镇上的小车赶到时。忧心忡忡的楚昭南请他立刻上楼毁花。许诺说只要他毁掉那朵花;全由楚昭南一力。

才能想出毁掉它的办法。

他计划的旅游开发资金就不成问题。但是刘致远将头摇得拨浪鼓般。一脸严肃。"此事不能急,"气呼呼的庞颖一把拧住他的耳朵;我要听听这朵花的来历;训斥说:"你平日里自吹自擂为朋友两肋插刀,现在你摆什?

你要真信任我与庞颖,

快点上去毁掉那朵花,"刘致远掰开了庞颖的手。不然我和你没完。不慌不忙对楚昭南说:"我在路上就想过了,你卧室的这朵花决不会是普通的花朵,这花用普通的办法绝对毁不掉。就将这花的来历讲。

我和庞颖想尽办法也要帮你毁掉它,

知道了它的来历,老同学,好不好,"楚昭南愁眉苦脸。"我真不知道它的来历。不然能不告诉你俩吗?这事儿除过你俩就再无人知道了,我怎么不信任你们?"刘致远说:"昭南。我能看出来。你虽然要毁掉这花,但你实际上对这花充满了。

这花一定有某些异乎寻常的魔力!它归属于你也不会是一天两天的事;你不把这些说出来,我怎么帮你想办法呢?另外你现在只顾着毁花。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毁掉这。

连庞颖也动摇了立刻毁花的念头;

庞颖说:

快快把这朵花的来历说出来,

我俩绝对给你保密;

说了出来,

"楚昭南叹了一口气!

会给你带来难以置信的灾难,"刘致远这么一说:"怪不得人家叫你政客,你还真的有两下子;别遮遮藏藏的;都是老同学,大家才好商量毁掉它的办法!看了看座钟的指针。咬了咬牙;"我没有多少时间了。我把我知道的都说给你!

"刘致远庞颖吃惊的瞪大了眼。

通知别墅的四个保安关了院门。

"我第一次见这朵花。

那时候,

可能不等我说完,我就会被这朵花控制;变成另外一个人了,一起看着他。楚昭南掏出手机,楼前楼后分站两人警戒,如临大敌一般,然后他眼睛望着天花板,一脸的沧桑感觉,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:是在十年。

雇了五六个人。

我大学刚毕业,不满意分配的工作。就借了点钱,在省城小南街的丰乐巷里开了一家面包作坊。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奋斗。

有一次我为了一笔款子请一家商店的经理吃饭。

有一天也当个腰缠万贯的阔佬,风风光光的按自己的意愿生活,""不过生意并没有如我想象的那么好!面包卖的不快,大商店还老是拖欠面包款。可一个月下来赚不了多少钱,弄得我整天跑来跑去的催款。吃完饭出来时,一个女子从我的眼前款款的走了过去。一看见她,我立刻就。

我的命运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了巨变,

此后的一切就再也不由我了;"庞颖急忙问;她有多大年龄,"那个女子很漂亮吗?"她不是普通的那种。

此时我连什么都忘了?

心如刀绞一般。

当我一看见她。我不知该如何形容她,我的心就像突然遭了电击一样,一下子急剧收缩。我几乎当场就要跌倒在路边;我的眼睁得大大的,连闪也不敢闪,我的呼吸急促,头脑里一片晕眩,能感觉到的,只有她走过时随风飘来的一缕甜香,""从这以后我就丧魂落魄了,面包房也不好好经营了!货款也不好好催了!我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,翻来覆去地想她。想得我痛苦不堪,到了天亮,我就蓬头垢面的守候在第一次遇见她的地方,希望再看。

再闻到那缕让我丧魂落魄的甜香,""一个月之后,终于我又看见她了,她换了一身鲜艳的衣服;眉目。

绰约似仙。

走过来时那种娴雅飘逸,可是我当时根本就挪不动步子,让我忍不住就想上去向她叩拜,嘴张得老大,但喉头发不出声音。就像在梦魇中一样,直到她进了一家商店很久我才缓过一口。

一个身体健康心智正常的人,

""这种状况持续了大约半年。

我整个人都崩溃了。

我发了疯一样就奔到了那家商店门口。她出来时。我鬼使神差般的跟在她后面就走;一边看她迷人的背景。一边大口的呼吸散发着她的香味的空气,那一刻,我早已忘记了我是一个人,半年的时间里,除过她之外。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事可引起我的兴趣,我像鬼魂一样悄悄的尾随着她走过一条条小巷大街,她进商店。进写。

晚上她回家休息。

进夜总会;我就在商店写字楼夜总会的门外徘徊,等待她出来。我就卷缩在他家楼下的墙外,呆呆的看着她家的灯光,我觉得我像一缕幽魂或者像一条狗,战战兢兢的等待着她下一次的。

"老同学。

"想我以前真不是人呀!

""夏末的一天,她独自一人出现在东湖公园里,在柳荫花圃边逗留了一会儿。然后转头,向着不远处的湖水。我想请你吃顿饭,少给我来这一套;"这事很简单,"我也不知怎?

关键词标签
我要说两句
热门推荐
类似文章
推荐链接
最新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