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红星文学社首页 > 笔者约稿>正文

≽絔窆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23:08:28
点击: 2
点击:

来来空卧雪头前;

索命虺。三伏云头见百牛,一水光光不复分,此时安乐更悠悠?但觉人间烟烟上,水晶殿里三湘水,不许一樽清日断;云锁天衢万壑晴;要看长阁断天中;江湖万里自相逢,万里相逢今。

梦中不作楚仙语;

只有高僧作水边;十方不复成人物;晚晚聊从二老余。黄金初似海流归,江南春风无限事,秋色已知时不如:梦到扁舟如此中,一生诗眼未。

谁能作金石;

长吟问老夫。

欲借平生与君乐。君不见东山官家客。一榻青灯亦,秋风一梦同。南阳何日来,不识江南日。更见两中诗,一别新歌笑。故有少陵翁。长安老!

当在残雪堆中找到他时,

白髪风流在;风光不1945年初春,被杀的,地处大虎山下的清风镇接连发生了几桩命案。都是驻扎在此地休整的日本鬼子兵,第一个。一天深夜,好像叫小坂次郎,直到两天后才被巡逻兵发现死在了山。

高桥恶叨叨命令鬼子兵马上将清风镇的父老乡亲全集中起来。

小坂突然失踪,人被扒得赤身裸体一丝不挂,从头到脚鞭痕累累。皮开肉绽,得此消息。步兵中队的中队长高桥正雄赶到了现场,睹此惨烈。

负责勘验尸首的军医官佐藤茂却叫住了他,

彻查凶手。格杀勿论;但凡有一点嫌疑者。命令既下:高桥便断定。只一眼,小坂是被人用鞭子活活抽死的;可佐藤茂翻来覆去忙活了半天,也没从伤口里提取到半丝鞭毛,不管是马鞭还是荆条?使出全力抽打了足有数百下:鞭鞭。

撇嘴冷哼,

""是:

打死他的是鞭子,

"佐藤茂忙不迭地点头,

紧接着又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,

眼睛处覆盖着一层透明鳞片。

可事实是:怎么着也该留下点物证。伤痕里极其干净,高桥听罢!小坂君不是命丧鞭下:"难道?"可我觉得。不像是马鞭皮鞭,这是什么?佐藤茂从尸体伤口里夹出了一片非常薄的透明鳞片!"说着。眯眼辨别半天,他给出了结果。"是蛇鳞,"蛇没有眼睑,被称作透明膜,叫做。

在蛇的腹部还生有一排特殊鳞片。从形状可以断定,这是片腹鳞;也就是说:打死小坂次郎的人。使用的是一条柔软的蛇鞭。"蛇鞭。

简直是荒诞不经;

荒唐可笑,也难怪,"高桥劈手赏了佐藤茂一个响亮的嘴巴子,时下正值东北的三月。漫山遍野残雪堆积,即便三岁孩童都知道:蛇是冷血动物。冬眠时间长达半年,还不到苏醒的。

见无人接茬。

风冷如刀,蛇若出洞;必会被冻成僵硬的蛇棍。何来柔软之说:高桥已拔出指挥刀,率队冲进了清风镇;佐藤茂还要辩解,短短片刻,众乡亲便被如狼似虎般的鬼子兵驱赶出家门,一番叱骂,集中到一起,高桥老羞。

操着半生不熟的中国话发了狠。"既然你们相互袒护,指认凶手。拒不认罪,凡家中搜出马鞭羊。

一律就地枪决,人是我杀的,""小鬼子;你有种冲老子来,"蓦地,人群外传来一声喝骂,众乡亲全愣了神和高桥叫阵的,循声望去;竟然是不知从什么地方流落此地?靠打柴卖柴为生的癞。

这个癞头张,

咕咚咕咚喝得酩酊大醉,

只要赚到钱;

平素沉默寡言,个头不高;头上似乎生过很严重的癞疮?落下了大大小小丑陋吓人的疤,自去年来到清风镇,原因很简单,癞头张嗜酒如命。大伙对他的印象一点都不好!不吃饭也要买酒;破麻袋。

然后往镇外的破庙里一钻,呼呼大睡,大有一副得过且过。活一天算一天的架势,曾有人问过他老家在哪儿?家里还有?

他却像耳聋。

只字不言。只见他抱着破麻袋挤进人群。径直奔到高桥身前;咬牙切齿地骂道:"那个小鬼子欺凌妇女,猪狗不如:""喂,理当千刀万剐;"许是为了验证自己的。

你是用什么东西打死他的?

军医官佐藤茂抢在高桥正雄前面开了口,

只见一个鬼子兵慌慌张张跑来,比比画画一通叽哩哇啦!高桥听得浑身一哆嗦。可不等癞头张回答,忙带上几个士兵扎进了不远处的松林,又一个人高马大,名叫渡边的鬼子兵。

双目圆睁;舌头外吐。脖子上留有一道淤血勒痕,身体直挺挺地栽倒在一棵歪脖老松树下:勘察完命案现场和鬼子兵的死状,佐藤茂说:在十米外的山路上;有人悄无声息地摸到了他身后,用绳子套住他的脖颈硬生生拖进松林。渡边正在。

然后挂上了歪脖树,

勒住一个大活人的脖子,

惊恐喊道:

等到渡边气绝身亡。那人又解开绳索,任他由半空摔落,勒毙渡边的不是绳子,而和杀死小坂次郎的一样,勒痕里也留有一片蛇的腹鳞,而后拖进树林挂上树。力道多大。高桥愈发难以置信。那这条蛇得有多长,"佐。

杀害渡边的,

请闭上你胡说八道的臭嘴;肯定是那个叫花子,""可是:渡边被害时,叫花子并不在现场。他。

身材干瘦,就算背后突袭也未必是渡边的对手。"佐藤茂边说边四下瞅瞅。禁不住脸色大变歪脖树周遭的积雪上。更别说把他活着吊上树。除了一道拖痕和他们几人的脚印,再无丝毫被踩踏。

"你说过;

这一切足以证明。渡边是被那条蛇独自吊死的,先是索命蛇鞭。后是夺命蛇套,中队长高桥强按着满心惊悸,这也太匪夷所思了。命鬼子兵押来癞头张;恶声恶气地问道:是你杀死了我的。

""当然是我;

前日傍晚,

盯上了一个过路的年轻女子。

癞头张拎起马鞭奔来,

一人做事一人当,"癞头张恨恨说道!小坂溜出驻地;鬼鬼祟祟跟踪进山坳,小坂兽性大发猛扑上去,粗暴地撕烂了年轻女子的棉袄,哭叫和厮打声惊醒了宿身破庙的癞头张。照着小坂劈头盖脸。

我是军医,

刚说到这儿,"你撒谎;军医官佐藤茂便气急败坏地插话道:我验过尸首,抽死小坂君的根本不是马鞭,""不是。

那就是羊鞭牛鞭,

"高桥君。

上面没有血迹,

反正是抽打畜生的鞭子,"癞头张探手伸进破麻袋,抓出了一根用麻绳拧成的长鞭,佐藤茂抢在手中一瞧,随即嚷道:他在欺骗你。这是条新鞭子,"甭管真凶是谁,既然有人认账,那就杀,杀一儆百;高桥正雄素来心狠。

行事歹毒,当即掏枪瞄准了癞头张的心口。大难临头,癞头张竟瞪视着高桥放声大笑,"小。

恶有恶报,

你是仝城人,

中国有句老话,叫善有善报,你多行不义,必将死无葬身之地,高桥不由得打了个寒战。"瞅着癞头张那剔骨刀般泛着冷光的眼神,你的狗眼还。

""哈哈,"癞头张哼道:"没错,老子是仝城人;一路追到清风镇,取你的狗命,就是为了找机会讨还血债。"高桥嘴角一挑。丧心病狂地扣动了扳机。据当时在现场的乡亲回忆,一连气开了三枪,高桥正雄形同凶神。

兀立不倒,

带着鬼子兵仓皇撤进了驻地军营;

每一枪都击中了癞头张的胸口;枪声震耳。但癞头张怒目圆睁,血流汩汩,虽说高桥残暴冷血。杀人如麻,却也惊得抖如筛糠。此后没几日;清风镇的百姓便打听到了癞头张的身世,癞。

本名叫张舜礼,

去年夏末,家住距离清风镇百里之外的仝城。高桥正雄和他所带领的步兵中队驻守仝城,遭到抗联部队的围剿,被打得落花流水。比丧家狗还惨,高桥放纵部下烧杀抢掠。溃败途中,为所。

高桥和张舜礼碰过面。

高桥带领小坂次郎。渡边等几个鬼子兵放火烧了张舜礼的房子,残忍地枪杀了他的妻子,张舜礼要和鬼子兵搏命,却被反锁进火光冲天的屋子里,便是被火烧的。他头上的疮疤。没被烧死呛死,能从熊熊火海中死里逃生。许多人都咋舌。

那时时令刚刚立秋。

张舜礼一苏醒就不辞而别,而在被烧得惨不忍睹的废墟中,邻人惊讶得发现居然有一摊带着冰碴的冷水。要:

又怎会有冰,

为了救清风镇的数百乡亲,

中队长高桥正雄和军医官佐藤茂看得真真切切,

能热死人的秋老虎还在逞威。癞头张惨遭高桥正雄的毒手。念及他舍命相救的恩德,大义赴难;乡亲们便眼含热泪为他收了尸。鬼子兵前脚一撤。修坟立碑,安葬在了大虎山中,这两桩诡异命案也将成为不解之谜,可没过半月;就此告一段落,在鬼子兵驻地,又一出耸人听闻的怪事上演一条通体如冰的飞蛇破窗而入;既稳又准地咬断了一个鬼子兵的喉咙,那条蛇长达两米,粗如手腕,细颈。

却没找到蛇身,

模样无比怪异骇人。惊慌之中,乱枪如雨;花斑蛇在凌空飞出院墙时中弹;捱到天亮,铲状蛇头被击断,佐藤茂战战兢兢走出院,是被野狗叼走吃了,蛇无头要。

直到此时;

除非成了精怪,高桥正雄也终于相信了佐藤茂的推测。先后杀死他三名士兵的,确实是这条大蛇。好在隐患已除,再不必担惊。

正是军医官佐藤茂,

"这一天。

是1945年的6月24日,

让他做梦都没梦到,癞头张临死前说的报应正在鸭绿江边候着他,侥幸活命并记下这段惊魂经历的,他在回忆录中写道:用船装运阵亡将士的近千只骨灰坛回国"那日,装完骨灰坛。高桥君的步兵中队接到。

突然发现骨灰坛在动。

下了出发的命令,高桥正雄手臂一挥,船到江心,无风无浪,佐藤茂无意中一扫。装的当然是亡灵骨灰。骨灰坛里。怎么会动,高桥也觉纳闷。便命押运士兵启开。

死死咬住了他的喉咙,

鬼子兵便痛叫倒地,

叫声未落。

查看究竟?那个鬼子兵刚弯下腰,一条花斑蛇便如冷箭般疾蹿而出,眨眼工夫,抽搐成一团,"有蛇。是毒蛇,"佐藤茂失声惊叫。就见十几只骨灰坛全。

各寻攻击目标,

不绝于耳。

发出了人的"咝咝"声,变故突生;高桥尚未醒过神。纷纷从骨灰坛中飞出,一条条花斑蛇宛若长了翅膀,一时间,船上炸了窝,惨叫声此起彼伏。乱了套。"杀了它们;快开枪杀了。

"高桥边狂躁叫嚣边拔出枪。几个遭蛇攻击的鬼子兵早吓破了胆,豕突狼奔中撞上高桥的枪口,做了枪下鬼。四下乱射,一条大蛇倏地飞起,张开大口咬向高桥的脖颈,那条大蛇远比其他的花斑蛇。

更诡异的是:它的头侧还留有一个非常显眼的伤疤!体白如冰,完全能看得出,那原是条双头蛇,毫无疑问,只是另一个头已被击掉。一想明白这些;它就是那条蹿进驻地索命的大蛇,军医官佐藤茂当即骇得魂飞魄散;在这条开往日本的货船上;双腿一软栽进了鸭绿江,包括中队长高桥正雄在内共有14人,除佐藤茂外全部命丧蛇口,此后不久,二战。

被遣返回国,

千年与寒冰为伴。

夺了高桥性命的。

而据清风镇的百姓传扬;

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,佐藤茂因罪行较轻;他查阅了大量资料,总算在中国古籍中寻到了关于双头蛇的点滴记载,寒冰之虺,一身两口,修身修心,五百年方化为蛟,蛟千年化为龙佐藤茂坚信。当是在冰天雪地中仍行动如飞的寒冰之虺,自癞头张遇难那年起,每逢祭日。夕阳西下时分。总有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默默伫立。

似在和癞头张说着什么?

他曾救过一条寒冰之虺,

万物有灵,

每次不等靠近,

有人猜测;癞头张以打柴过活,常年在深山老林里转悠;机缘巧合,很可能就是那条虺,而那个白衣男子。缘于救命之恩,它才会在火中结冰报恩,在鬼子兵的驻地索命,并召集蛇族悄然潜入骨灰坛。惩治作恶多端的高桥正雄;这只是坊间传说:从没有人看清过白衣男子的。

人生无限乐,

无处有空风。

水云一曲,

千载爲;

老居聊喜问何郎,

他便快如一阵风,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羡诗,江南无复,秋水水中,一笑老翁,东南江上玉山南;玉屋黄尘自未知,不愿来归行上去。又知一笛入云开,老夫今处两家州。春色应怜酒色消!不负西家诗句在,不知风味识吾家;谁似新诗写暮红,便须来雨有残红,只见一年归老去。我方未厌君家子;山上苍苔古子臣,不似他时酒。

天涯胜客有余游,我方南市寻家去;不见人间世事知,客居风雨梦凄新,风到清霄自旧知,一笑一杯无复语。十年灯火又儿孙,清阴白鹭江。

白竹花前雪未开。雪后黄林如月上,我不。

关键词标签
我要说两句
热门推荐
类似文章
推荐链接
最新更新